近日,廈門大學會計系副教授謝靈寫給校長朱崇實的一封公開信在網上熱傳。謝靈指責學校教工自助食堂常常無菜可吃,而校長出現時服務員馬上端出豐盛菜餚。謝靈說:“教工餐廳的這件事本是小事一樁,不足掛齒,但由此反映了廈大官本位的嚴重程度和對老師人格尊嚴的踐踏。”
  昨天有報道說,朱崇實對謝教授的指責作出公開回應,否認自己在食堂用餐享有特殊待遇。記者問,是否會因此事追究當事老師責任?朱崇實回應稱不會,但他表示,此前已有教師舉報謝靈存在學術不端問題,據他瞭解,學校相關學術道德委員會正在就舉報問題進行審慎調查。
  “校長用餐特權”與“教師學術不端”是什麼關係?兩個問題分開來單獨看,都是應該追究的。但是,在記者採訪“用餐特權”問題時,校長把批評者的“學術不端”嫌疑扯出來,其中的邏輯就叫人看不懂了。兩個性質不同的問題,互相之間沒有內在的邏輯關係。但是,沒有內在邏輯的兩個問題,偏偏扯到一起去了,只能這樣理解:邏輯不在問題裡面,而在朱崇實校長的心理活動中。朱校長本能地、下意識地認為兩者之間是有邏輯關係的,不然,他也不會這樣回答記者。
  這是什麼邏輯呢?你說我有用餐特權?你也不乾凈,已經在查你的學術不端問題了!一個校長,把教師的學術不端問題,當作反擊批評的把柄,既沒高度,也缺風度。學術是社會公器,不該用於私人意氣,不該成為口水戰的彈葯。如果謝教授不是這樣公開批評朱校長用餐特權,朱校長還會對記者提謝教授的學術不端問題嗎?如果謝教授確實存在學術不端問題,不管她是否批評校長的用餐特權,都應該受到追究;反過來,不管謝教授是否存在學術不端問題,校長都不該享受特權。
  朱校長否認會追究謝教授對用餐特權的批評,緊接著把學術不端問題搬了出來,讓人很自然地聯想到:校方會不會把處理學術不端問題當作一個機會,來報複謝教授?如果謝教授確有學術不端行為,處理起來會不會秉持公開公正的原則?學術道德委員會會不會被權力所操縱?
  當然,還存在這種可能:因為學校在查謝靈的學術不端問題,她想用揭露校長用餐特權來干擾查處。當然不能讓這個目的得逞。辦法就是依法、依規查處學術不端,不以校長是否享受用餐特權為轉移。無論是用餐特權,還是學術不端,都公開、公正地處理,相信能夠讓人心服口服。
  在網上,還有很多關於謝教授與廈門大學某幾位領導的矛盾、爭鬥的報道和傳言,給人的印象是,矛盾由來已久,是非糾纏不清。一些人以知情者的口吻說,這裡面“水很深”:這是對人際關係複雜、風氣不正的一種形容。“水很深”的地方,水一定是渾的。水深、水渾,不是最可怕的,只要公權力或者說掌權者能起到激濁揚清的作用;這需要一個前提,權力的運用是透明的、受監督的。不受監督的權力,往往是渾水之源。
  (原標題:用餐特權與學術不端,不該口水化)
創作者介紹

lqgltfdg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